以另一种方式接近《老子》

 

 

《问道:〈老子〉思想细读》

 

  我们为何要读《老子》?林语堂认为其中有治愈的灵药:“每一个中国人的心头,常隐藏有内心的浮浪特性和爱好浮浪生活的癖性。生活于孔子礼教之下,倘无此感情上的救济,将是不能忍受的痛苦……道家的自然主义是服镇痛剂,所以抚慰创伤了的中国人之灵魂者。”日本学者池田知久是研究《老子》的专家,他的新作《问道:〈老子〉思想细读》还原《老子》的真实面貌,期求以通俗易懂的方式解说《老子》的内容和思想。

 

  《问道:〈老子〉思想细读》一书对《老子》的研究,底本采用的是马王堆帛书甲本。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池田知久教授重视战国晚期到西汉后期乃至晚期抄写而成的出土文本。匠人式的精心研究,从底本选择这一细节上就尽显无疑。

 

  作者细读文本,目的是为了更加准确、真实、系统地还原文本。《老子》中所记载的语句、文章,有些是一望而知的,有些是一望无知的。池田知久致力于突破一望即知的表层,探究一望无知的深层。与此同时,因为研究《老子》的著作浩如烟海,问题也层出不穷:如何避开误读的风险,如何依据当下主观意识、意识形态、世界观来研读《老子》,如何基于充足的、确定的历史资料做出合理且完整的判断……如果能有效解决这些问题,也就可以更加接近《老子》的真实面貌。

 

  为何要读《老子》?因为其中有“道”。池田知久认为,《老子》的主要思想有以下五种:哲学思想、伦理思想、政治思想、养生思想和自然思想。哲学思想是根基,以此撑起了伦理思想、政治思想、养生思想。而自然思想是一种新思想,是“与《老子》以往的哲学相互矛盾和对立,朝着相反方向发生作用的思想”。尽管存在对立和矛盾,但是因为自然思想还处在早期的未完成的萌芽状态,“因此虽然孕育了哲学与自然思想并存于《老子》的紧张关系,但这个结构实际上没有造成太大的理论破绽,两者在混合、共存的同时力图实现相互间的统一与平衡。”(郑从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