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坚勇新作《庆历四年秋》全景描绘北宋历史转折点

201812141544762718997_16

首届鲁迅文学奖得主——夏坚勇深耕宋史十余载 全新力作

  拨开北宋兴衰转折之迷雾,揭露一代帝王的隐秘精神史

  庆历新政为何昙花一现?

  北宋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宋仁宗是贤明还是无能?

  欧阳修、范仲淹的仕途命运在新政前后何去何从?

  一座旧桥的修与不修为何会惊动皇帝?

  《朋党论》和《岳阳楼记》是如何诞生的?

  一次小小的酬神聚餐,引发了朝局的轩然大波,背景是北宋中期的庆历新政。作品展示了从宫廷到市井广阔的生活面,政治、社会、军事、外交,错综复杂;变革、权争、阴谋、人祸,惊心动魄。一波三折的朝廷新政被置于日常性的生活描画之中,既有细密精微的人情洞察,又有对于天下大势纵横捭阖的宏观把握,读来兴味盎然,令人深思。

  著名作家夏坚勇新作《庆历四年秋》,以北宋历史上具有分水岭和里程碑意义的一年为横切面,以通俗、有趣、有料的文字,全方位地反映那个时代的政治风云和市井日常。

  [作者简介]

  夏坚勇,著名散文家,剧作家,国家一级编剧。现居江阴。1979年开始专业文学创作,代表作有系列文化散文《湮没的辉煌》、长篇散文《大运河传》《绍兴十二年》及话剧《金粉残阳》等。曾获庄重文文学奖、曹禺戏剧文学奖及鲁迅文学奖等。其散文创作以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强烈的现代意识见长,是国内文化散文的代表性作家之一。

  [编辑推荐]

  *首届鲁迅文学奖得主——夏坚勇 深耕宋史十余载 全新力作

  *获第二届孙犁散文奖(2017—2018)

  *《扬子江评论》2018年度散文类第一名

  *从《岳阳楼记》续写而来的长篇散文

  *重现宦海浮沉的波诡云谲,深入世态百相的细密幽微,笔触细腻,纹理清晰,堪比文字版《清明上河图》

  *北宋时代的缩影,士人精神的注脚

  *全景呈现——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宫廷市井

  群像描摹——范仲淹/欧阳修/苏舜钦/滕子京

  *以丰厚史料撰文,以密实故事入笔

  *继《绍兴十二年》后“宋史三部曲”的全新力作

  *入选2017年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选题名单、江苏省文学创作重大项目扶持工程。

  [作者自述]

  一个好题目值得20万字篇幅的格局来做

  有些作品的灵感是从结尾开始的,我写《绍兴十二年》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全书结尾的最后一句话:“绍兴十二年的雪停了吗? ”有了这句话,全书的色调和氛围就定下来了,在笔下捕风捉影也就有了可能。

  《庆历四年秋》是另一种情况,这部作品是从书名开始的。2015年秋天我在南京参加《钟山》文学奖颁奖活动时,贾梦玮找到我,要我为《钟山》写一个专栏。我写东西出手慢,人又懒,最怕干这种“驴子后面催出马粪来”的活儿。但想想他们是双月刊,我这几年对宋代的史料有所涉历,从中选几段有点意味的情节,两个月写一篇文章也不难。当下就答应了。回来后很快就形成了几篇文章的构思,其中第一篇就是关于庆历年间的进奏院案事件,题目是最早闯入的:《庆历四年秋》。

  我觉得这题目不错,甚至可以说是妙手偶得。因为凡初中以上文化程度的人都知道范仲淹的《岳阳楼记》,而该文的第一句就是“庆历四年春”,这句话太耳熟能详了,现在我把“春”换成“秋”,其效果就正如鲁迅所说的“熟悉的陌生人”。作为文章的题目,对读者的诱惑力是大可期待的。但是问题来了,把这样好的题目交付给一篇万把字的文章,似乎太奢侈了。奢侈不好,我决定重新规模架构。

  于是就写成了现在这部20万字的长篇格局。

  写北宋庆历年间的事,又涉及到范仲淹这个人物,人们一定会想到庆历新政,也会想当然地认定这是一本写改革的东西。我不希望人们产生这样的认定。老实说,我不喜欢写改革,尤其不喜欢写所谓的两条路线斗争。我只是把庆历新政作为一个背景,而着眼点多在于世态人情有关的鸡毛蒜皮。我觉得把鸡毛蒜皮写好了也挺有意思,从中可以感受到那个时代的肌理和体温。对于我来说,这也就够了。秋色宜人,如果说“秋色”是指《庆历四年秋》的总体色调,那么这里的“人”就是世态人情。

  在这类历史散文的写作中,我其实是有一点野心的,那就是力图让散文这种文体的疆界有所拓展。拓展的一头侵入小说,这是就技法而言;另一头侵入学术,这是就史识而言。我希望在自己的笔下既能呈示细密精微的人情洞察,又有对于天下大势纵横捭阖的宏观把握。但野心毕竟只是野心,以我这样的资质,即使有狼子野心也没用。所谓才华与史识兼具,情怀与学养相长,文思蕴籍且寄托宏远,那是我一辈子也难以企及的境界。我只能努力把每个字、每句话安放妥当,孜孜以求,如此而已。人是拗不过命的,你只有这份天赋,也就只能干出这样的活儿。

  想起赛缪尔·巴特勒的那句话:“生命犹如公开表演小提琴独奏,一边表演一边了解乐器……”我表演了,我了解了,感觉是:我还能玩下去。这很好!


  [评论声音]

  “庆历四年春”,这是范仲淹《岳阳楼记》起首句所定格的不朽时间。庆历四年,从春到秋,这段貌似短暂的时间轴上,凝聚了多少非同一般的故事和人物?作者从今论古,以古观今,小说笔法,微言大义,在历史的褶皱中纵横开阖,挖掘出丰饶的人文意义。——第二届孙犁散文奖双年奖 颁奖词

  这本书里边,作家跳出来进行评点,嬉笑怒骂,我说开创了大散文的一个领域,开创了评点散文的先河。——评论家 丁帆

  历史学家关注因果,而文学家关注的是历史的人性,是历史的体温,是历史的血肉。历史学家是给历史照一个X光片,夏坚勇是照了一个CT。——评论家 王彬彬

  夏坚勇用丰厚的史料、细腻的文笔、精巧的结构、宏大的视野给我们展开了一幅北宋仁宗庆历新政前后的朝政百态,将政治的幽深同士人精神的清远用散文的笔触娓娓叙来,皇权同社会紧密相关又高高在上,冰冷而苛酷。——《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