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主播在中国真的会“火”吗

粉色的长发,白色的礼服,头上佩戴着两片机械头饰,这就是中国第一位虚拟UP主——小希的个人形象。2017年8月12日,小希在B站完成了初次投稿视频。一年半后的今天,小希的B站账号‘虚拟次元计划’已累计拥有30万粉丝,总播放量超过1200万。小希的走红让更多的人了解到虚拟UP主的存在,BiliBili也在此时开始推广‘VUP主’的概念。看似蒸蒸日上的虚拟主播行业似乎在中国马上就要“火”了。但在笔者看来,这样的结论还为时尚早。

虚拟主播在中国的现状如何?

  虚拟主播在中国的现状如何?

  兴起于2016年底的日本VTuber文化在这几年可谓是发展迅猛。据日本网站User Local统计,截止于2018年12月,VTuber的数量已超过6000余名,相比于9月增长了接近1000人。而在人气方面,VTuber的开山鼻祖绊爱(キズナアイ)拥有着绝对人气,Youtube订阅数达241万(游戏频道121万)。另外几位VTuber的人气也不算低,輝夜月的订阅数量达89万人,ミライアカリ则达到73万人。

  在视频内容方面,绊爱已经做到了日更。每部视频的播放量大约为10万上下,最高的一则视频播放量则达到了423万。輝夜月的视频虽然做不到日更,但每部影片也有着30~40万左右的播放量。

  反观中国这边,除了人气颇高的小希,多位中国虚拟UP主粉丝量及播放量都十分的低。中日双语的虚拟宫宫拥有10万左右粉丝,乐喵Channel则为3.2万。其他的一些小型虚拟UP主仅有1~2w、甚至只有几千左右。而在播放量上更是略显惨淡。小希频道中播放量最高的一则视频达75万,日常更新的视频播放量为5~6万。而一些粉丝量低的虚拟UP主一则视频仅有2000左右的播放。

  单从数据上来看,目前两国在虚拟主播的数量及内容播放量上相差甚远,而在人气上,中国的虚拟主播也远不及日本的高。

  这里有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在去年11月B站曾小规模的举办过一次名为‘VUP,与你的初次相遇活动’的活动。在活动中,用户可以积极的与自己喜欢的虚拟主播进行互动。但就在活动结束之时,下方的评论区也仅收到了394条评论。这其中当然还包括撕逼评论和重复评论。

  而在日本这边,很多VTuber早就从主播转换为其他角色。1月15日,日本经济新闻xTECH宣布将采用专属VTuber‘黒須もあ(β)’作为新人记者,以视频的方式为观众提供最新的科技报道。除此之外,VTuber开办演唱会的事例也不在少数。

  可以说,在中国的虚拟主播领域,小希的例子可能只是个例。但在笔者看来,中国的虚拟主播市场环境还处于萌芽阶段,和日本相比也是差了不小的距离。

  那么问题出现在哪里呢?

  当然,日本作为VTuber文化的发祥地,市场已经被打开,行业也已经处于高速发展期,我们目前所需要做的可能只是模仿和追赶。但与此同时,中国的虚拟主播行业也暴露出了一些问题。

  在查找中国Vup的时候,笔者发现在B站的分类之中,并没有针对Vup们设立频道。多数的Vup都将自己的视频投稿在‘动画’综合区,甚至是‘MMD·3D’区。如果是一名用户想要搜索Vup信息的话只能通过定向搜索。或许你可以说是整个Vup的影响力还不足够B站为其开设专区。也可以说是B站目前并不太重视Vup的发展。

  而在日本,很多网站都已经开设了VTuber专区,甚至开设了多家垂直类网站。在VR媒体Mogura VR的主页上,VTuber专区每天都会更新多条新闻。而在专区右侧,还特别设立了VTuber的直播表,方便观众进行收看。

  笔者认为,目前国内缺少聚合虚拟主播信息的平台,这让一些关注虚拟主播的用户变得十分分散。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专业性。

  在众多中国虚拟主播的视频中,我们经常会发现其人物建模动作僵硬,配音杂音颇多,并且所制作的内容质量较低。

  其实在日本,许多VTuber的背后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声优以及整个专业团队。他们在声音的表现能力上要远高于中国的虚拟主播。比如虚拟主播ポン子的背后就是专业天气播音员山岸愛梨。再比如说,音羽ララ的运营公司UNISONLIVE目前正在招募两位VTuber,录用成功之后将会获得专业的声乐训练。

著名的VTuber放送事故著名的VTuber放送事故

  这些针对性训练在最终会表现在具体的视频内容之中,整个内容经过精心策划将会更具有吸引力。而目前的中国虚拟主播内容则缺少这样的专业性。

  虚拟主播在中国会火吗?

  那么就有一个问题,虚拟主播行业真的会在中国火吗?笔者认为,起码短期之内并不会,这其中有三个原因。

  首先,虽然B站的平台相当大,用户数量也非常大,但虚拟主播的崛起可能需要一个契机。

  在2016年12月,也就是绊爱正式出道的第一个月之中,绊爱上传了22则视频,当时只有1000名用户订阅。但在2017年1月,发生了一件事情让绊爱的人气获得了突飞猛进的上涨。

  2017年1月13日绊爱上传了一部名为‘A.I.Channel流・炭酸ジュース風呂!!’的视频。因为视频中出现了“全裸”的字样而被Youtube封禁了账号。此时,绊爱将视频发布平台移至NicoNico动画,在NicoNico平台上绊爱得到了很高的人气,这则视频甚至获得了娱乐类内容播放量第一的成绩。在1月26日解禁之后的两个星期内绊爱就获得了3万多人的订阅,并将这种涨粉的势头一直持续了下去。

  这件突发事故对于绊爱的发展有着很关键的作用。但在笔者看来,绊爱的处理方式十分到位。在被封禁之后迅速、及时的将内容转向其他平台进行尝试,而没有选择停更内容。绊爱正是抓住了这次机会,短时间内快速的提升了自己的知名度。

  如果中国的虚拟主播能够大范围的在二次元市场获得认知度,或许需要这样一个机会。更需要把握住这个机会。

  第二点,中国的虚拟主播行业目前还未建立行业标准,无法形成规范性的组织,整个市场较为零散。

  2018年11月28日,包括动画、声优、网红、经纪、科技的近15个业界厂商宣布成立台湾第一个VTuber联盟,并和东南科技大学创新设计学院开建了第一个‘台湾虚拟网红培育基地’,要透过角色建立、动画等课程,培养VTuber主播和IP创立人才。

  同时,在2018年12月,日本DWANGO等13家厂商表示将于2019年2月设立VRM联盟,意在统一3D虚拟偶像的文件格式标准,并将这个格式标准推向全球。

  可以看到,在台湾、日本,虚拟偶像的已逐渐变得更加规范化。反观中国,目前只有B站对虚拟偶像有所活动。且在中国很难找到虚拟偶像的垂直类网站及教学类信息,聚集在B站的Vup们并没有处于一个很有针对性的成长模式,从人设设定、建模、再到直播的技术层面,所有的一切都需要Vup们自主学习。整个学习环境还需要继续培养。

第三点,目前的虚拟主播需要领军人物,但小希却不是。

      第三点,目前的虚拟主播需要领军人物,但小希却不是。

  在日本的VTuber领域中,有着绊爱这样的绝对领军人物。这位行业“老大”为接下来的虚拟主播内容给予了许多启发,特别是在其演出形式上。更重要的是,绊爱的设定和形象深入人心,甚至可以让VTuber这个概念自然而然的深入到用户的心中。

  而在中国这方面,小希的形象感目前还较为薄弱,即使在粉丝数和播放数远超其他虚拟主播的情况下,也没有能够让自己展现在更多的平台之上。可以说,目前中国还缺乏像绊爱一样的一位领军人物,来引发VUP的热潮。

  用心做好内容

  在几名中国虚拟UP主的简介中,可以看到这样一句话:合作请联系XXX。在整个行业还处在发展早期的时候,过早的让虚拟偶像成为变现的商业道具,这样做是否有一些浮躁?

  作为一名二次元用户,我们最想看到的是吸引我们的内容。笔者认为,在这个阶段,一个虚拟偶像IP的建立需要大量优质内容来作为先天条件。众所周知,整个行业的前景很大,但目前更需要的或许是踏下心来做一些事情。如何让自己的内容能够吸引中国的用户而不是一味的模仿日本;如何让自己的角色变得更加有吸引力,设定更加突出;很多问题,需要我们冷静下来想一想。

更多阅读:

新浪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