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丘亲王航海记

 

书名:高丘亲王航海记

作者:涩泽龙彦

ISBN9787559811677

出版时间:2019年01月

定价:46.00元

  编辑推荐 

  高丘亲王是日本平安时代的一位皇子,日本真言宗创始人空海大师的弟子。他自日本出发,抵达大唐,再从广州出海,游历南方海上大小佛国,直向天竺。传说,他终在星洲(新加坡)遭遇虎害。 

  涩泽龙彦的妙处,在于他用神话般的幻想延展了这段史书上的寥寥数语,赋予其曲折离奇、如真似幻的情节,又用丰富庞杂的历史知识为这个奇幻故事架设了真实的背景。他让高丘亲王的所有经历都在梦境和现实间切换,把读者置于《镜花缘》一般的奇幻世界中,又时时提醒读者,幻境和真实之间只有一墙之隔。 

  日本高野山上的金刚峰寺,南方海上的大小佛国,能作人言的儒艮,食人梦境的神貘,妙音悦耳的频伽,映不出人影的镜湖……现实夹杂着幻想,一同扑面而来。 

  内容简介 

  唐朝咸通年间,日本高丘亲王与圆觉、安展两位亲随从广州出海,前往天竺。涩泽龙彦编织了《儒艮》《兰房》《貘园》等七个故事,构成这本长篇小说,把哲人的睿智与东方式的幻想融合在亲王的航路中。这些光怪陆离如《镜花缘》一般的故事并非随意编造而来,每一种意象都可以在东方的历史和传说中找到影子。 

  作者简介 

  涩泽龙彦(1928-1987) 

  日本现代著名小说家、评论家。20世纪50年代起研究法国文学,集中向日本读者引介萨德侯爵、巴塔耶、阿尔托等另翼作家的作品,极具振聋发聩的作用,轰动一时。他被誉为一代暗黑美学大师,日本文学家及艺术家三岛由纪夫、寺山修司等人都深受其影响。他的作品深入宗教、民俗、文学、艺术等领域,致力于将西方社会中的文化与思想暗流介绍给日本学界,亦以自己充满暗黑色彩的幻想文学创作,成为日本杰出的幻想文学先锋。 

    

  精彩书摘: 

飞向天竺吧

  亲王吹响了笛子,在热带森林中,笛声宛如清冽的泉水涓涓流淌,在树木之间穿梭,清亮悠扬。 

  突然,一个怪模怪样的生物窜了出来: 

  “啊,吵死了,吵死了。我最讨厌笛子了。难得睡个舒服的午觉,结果被恼人的笛声吵醒了。哎呀,真可恶。” 

  这个生物一边发出尖锐刺耳的叫声,一边上蹿下跳,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嘴是细长突出的管状物,尾巴长着蓬松的长毛,像扇子一样,四条腿像是打着草绳绑腿,又像是穿着毛袜子般乱蓬蓬的,长长的舌头不时从尖嘴里探出来舔来舔去。每当它急急忙忙地行走,尾巴的长毛就像拖着袴的下摆似的扫着地,卷起一阵风。 

  亲王慢慢把笛子收进锦囊,目瞪口呆,问道: 

  “圆觉,你应该知道吧,这个奇形怪状的生物,叫什么?” 

  圆觉挠了挠头: 

  “哎呀,我也不知道这个东西。就算在《山海经》里也未曾记载,如此匪夷所思的怪物。看来它应该是懂人话的,姑且让我打探一下它的底细吧。” 

  圆觉向前一步,盯着那个生物: 

  “喂,怪物,尔胆敢妄称亲王所奏笛声嘈杂。放肆!尔若不知,且听之,此乃平城帝第三皇子,剃度为僧,得获传灯修行贤大法师位之真如亲王是也。尔若有名号,不必胆怯,报上名来。” 

  那生物满不在乎: 

  “我叫大食蚁兽。”

圆觉盛怒之下愈发满面通红: 

  “休得胡言!给我好好回答。这种地方怎会有大食蚁兽?不可能!” 

  双方已是剑拔弩张之势,眼看就要扑向对方了,亲王看不下去: 

  “喂,圆觉,没必要这么生气。即便这里有大食蚁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圆觉反驳道: 

  “亲王有所不知,这才会无动于衷地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纵然要犯下年代错乱的错误,我也要斗胆直言了,原本大食蚁兽这种生物,应该是在距今六百年之后,哥伦布的船抵达新大陆才第一次发现的生物。这样一种生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现如今出现在这儿,无论是从时间上还是空间上都有悖常理。请您想一想,亲王。” 

  这时大食蚁兽插嘴说道: 

  “不,不对。我们一族的存在怎么会为哥伦布之流发现与否所左右呢?真是荒唐。发现不了也没有办法。我们在这片土地上生活,比人类还要早。蚂蚁能够生存的地方,我们没道理生存不下去。想要将我们的生存场所限定在新大陆,这只不过是狭险的人类本位想法罢了。” 

  圆觉没有畏惧: 

  “如此请问,尔何时、缘何自新大陆来到此处?如尔不可回答,尔之存在即为虚妄。” 

  大食蚁兽毫不退让: 

  “我们一族发祥的新大陆亚马孙河流域地区,从这里来看,恰好是地球的背面。” 

  “那又如何?”“也就是说,我们是相对于新大陆大食蚁兽的antipodes。” 

  “什么?antipodes?” 

  “正是。就像是物体倒立在水中的影子一样,在地球的背面,在我们的脚下正相对的地方,存在着与我们一模一样的生物。这就是antipodes。问题并不在于我们和新大陆的大食蚁兽孰先孰后。如你所见,我们破坏蚁冢并以蚂蚁为食,而且这个地方与新大陆一样,有不可胜数的蚁冢。蚁冢,难道不是从一开始就保障了我们在这里生存的权利吗?” 

  这时亲王走到了两者中间: 

  “到此为止吧,由我来了结这场争论吧。大食蚁兽确实言之有理。圆觉也不要太激动。都说了是antipodes。不夸张地说,我正是为了一睹这antipodes,才计划要乘船去往遥远的天竺。因而在此地偶遇大食蚁兽,可以说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幸运。记得方才提及蚁冢,我还从未见过。如若方便,大食蚁兽可否为我们领路?顺便也可以观看你进食蚂蚁。一并谢过。” 

  大食蚁兽转怒为喜,马上站在了一行人的先头,一边摇晃着颀长的身体,一边缓缓地走向密林深处。喜爱动物的秋丸兴高采烈地紧跟在大食蚁兽的后面。 

  走了一里地,豁然开朗,当高高耸立的圆锥形蚁冢映入眼帘,一行人呆若木鸡。大家都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奇怪的东西。怎么形容呢?将松塔形状的东西拉伸到异乎寻常的大小,从地下钻破地面,矗立在半空当中,仰视它的高度,很难想象这竟然是昆虫制造出来的东西,其魁伟程度甚至让人怀疑这些是当地古代文明的遗迹。 

  亲王无意中发现,在这个蚁冢粗糙的表面上,恰好是人向上伸手能够摸到的高度,镶嵌着一个桃核大小的东西,像是光滑的绿色圆石头,不知道是什么。既然注意到,亲王就无论如何也想要弄清楚。这只能问大食蚁兽。大食蚁兽这时正在蚁冢的一角用爪子掏出一个洞,然后把细长的嘴伸进洞里,用它的长舌头灵活地捕食蚂蚁,当亲王问它时,它这样回答道: 

  “根据我们一族流传下来的传说,不知是什么时候,那块石头从大海另一边的国家飞来,异常迅猛地撞在了蚁冢上,然后便像这样嵌进了外壁,想摘也摘不下来。据说石头是翡翠,在月光澄明的夜晚,会闪耀着清透的光芒,能够看到里面有一只鸟的身影。在月光的照射下,吸收月的华光,石头里的鸟渐渐长大。也有人担忧,有朝一日石壳被打破,初生的鸟振翅飞向那边的天空,那时我们antipodes的一族将会荡然无存。尽管不合逻辑,但传说确实如此。” 

  这个传说深深地震撼了亲王的心灵,但他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他不动声色地向精通历学的圆觉询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下一个满月之夜是什么时候?” 

  “上弦月已经凸起了,我觉得就在这两三天。” 

  等到那个满月之夜,亲王确认露宿的众人都已经熟睡,便悄悄起身,只身一人趟着草木行走在森林之中,来到了那座蚁冢面前。月亮正在缓缓向夜空升起,月亮下面是黑魆魆雄伟的蚁冢,看上去比白天太阳光下更加怪异。 

  屏息凝神地等待了半个时辰,终于月上中天,蚁冢被照射得分外明亮,与此同时,镶嵌在蚁冢外壁的小石头,也显得格外分明。不仅是能看清楚的程度,石头放射出让人头晕目眩的明亮光芒,简直无法直视。亲王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里。有鸟。石中鸟沐浴着四溢的光芒,眼睛尤为闪亮,那架势看上去就要打破石壳展翅而飞。 

  这时,亲王心里忽然浮现出一个想法,他自己也觉得非常意外,这个想法是如此匪夷所思,甚至一时间自己都难以理解。如果在这只鸟破壳而出之前,自己果断地用全力把这块石头扔向日本,那一瞬间时间是否会倒流?过去是否会在眼前重现?真是个荒诞的想法。显然,这个念头之所以会涌入亲王的大脑,是因为亲王心中浮现出了将一个不知是什么的发光物体扔向幽暗庭院的女子剪影,浮现出了六十年前药子的身影。 

  “飞向天竺吧。”那时药子的话语仍然像音乐般回荡在亲王耳边。 

  亲王和诱惑战斗着。一方面,他并非不想一睹鸟从石头里飞出来的景象。但另一方面,他又强烈期盼着鸟就这样被封存在石头里,而他能够重新沉醉在过去甜美的岁月之中。他还怀揣着一丝希望,如果将石头丢向日本让时间倒流,他或许能够见到怀恋的药子。诱惑最终胜利了,亲王伸长手臂,从头顶上方,粗糙的蚁冢外壁上,用力抠下了熠熠生辉的石头。石头啪嗒一声掉了下来。就在此时,光芒消散了,它变成了普通的石头。 

  这天晚上,亲王垂头丧气地回到了一行露宿的地方。他将这件事藏在了自己心里,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